家屬最後再看一眼孩子。這是安全島啟用後接收的第100個孩子。 戴偉攝
  僅運行11天的山東首家接收棄嬰的“嬰兒安全島”,已不堪重負。
  來自的統計顯示,截至6月11日9時,該“嬰兒安全島”已接收棄嬰106名,遠超2013年該機構全年接收的棄嬰數85名。面對工作人員不足、床位嚴重緊張等挑戰,濟南市兒童福利院不得不從6月12日起,夜間關閉“嬰兒安全島”,並控制開放時間。
  與棄嬰的不斷激增相伴,來自市民的質疑批評聲從未停歇。有當地市民致電市民熱線,要求解釋“政府拿居民的錢開設棄嬰島”,甚至有市民建議將其直接關閉。
  “其實我們的心情是很糾結的”,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濟南市兒童福利院院長徐子健和濟南市民政局社會福利和慈善事業促進處處長李玉山幾乎異口同聲。
  合法性與合理性、社會救助與違法追責——山東首家“嬰兒安全島”如此負重前行。
  106個棄嬰,106個瞬間
  從6月1日正式運行起,位於濟南南部山區的一座粉紅色兩層建築,便開始讓不少市民分外揪心。
  這裡是山東首家“嬰兒安全島”所在地,當一個孩子被放入房間內的粉紅色小床時,也就意味著,他(她)張開的小手,今後將無緣親生父母的懷抱和呵護。
  哭泣、不舍、絕決、無奈,11天以來,106個棄嬰,就有106個瞬間在這間小屋不停上演。
  當地都市報一位攝影記者小尹(化名)一直在持續追蹤“嬰兒安全島”的運行情況,他的鏡頭記錄了一幅幅令人心碎的離別場景:
  一名女子緊緊抱著女嬰在棄嬰島門前痛哭失聲;
  把女兒放進小床後,一位身披雨衣、臉戴口罩的父親,突然扶著床邊跪地,磕了三個響頭;
  如此長情的告別其實鮮有,更多是短暫停頓的汽車和匆匆折返的腳步。6月5日晚,一名6歲女孩被推出車外,重重地摔在馬路邊上。她是這一天被送來的第7個孩子。除了2600元和衣物,父母準備的最後一份食物,是幾盒旺仔牛奶。甚至不乏有人開著奧迪豪車棄嬰的現象。凡此種種,一次次挑戰公眾的神經。
  幾乎每個孩子身上都有父母的留言:有的寫著孩子生日和身患疾病,有的寫著“實屬無奈”,有的甚至標註好孩子吃藥時間和劑量。
  面對日益增加的棄嬰,濟南市兒童福利院開始設立專職“勸解員”,進行勸解。
  “為孩子看病,我們已經一無所有了,你說怎麼養?怎麼養?”6月7日上午,在安全島門口,中國青年報記者遇到來自山東聊城的一名婦女,她執意將身患腦癱的4歲女兒放入屋內。烈日下,這個還不會走路說話的孩子仿佛預感到什麼,緊緊扯住媽媽的衣服,大聲哭泣。因孩子年齡超過1歲,這名婦女最終被工作人員耐心勸離。
  “當然,勸解過程中,我們提示工作人員也要註意技巧,以防家長情緒激動,做出不理智舉動。”李玉山說。
  據徐子健介紹,11天內,濟南市兒童福利院工作人員共成功勸阻29例棄嬰行為的發生。
  是否會遭遇關閉命運
  從運行至今的11天內,面對猝不及防的棄嬰激增現象,中國青年報記者留意到,濟南市兒童福利院不斷出台各種措施,包括發佈新聞,稱民政、公安部門聯手打擊惡意遺棄行為;在“嬰兒安全島”周圍張貼反棄嬰標語;設立專職“勸解員”,等等。
  “目前棄嬰多發生於夜間,惡意遺棄現象嚴重。”徐子健說。
  據徐子健介紹,接收的106名棄嬰中,男孩55名,女孩51名,年齡最大的7歲,最小的僅出生5天。夜間接收的棄嬰為92名,占到接收總量的86.7%。經初步檢查,接收棄嬰均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占前三位的是腦癱(55例)、唐氏綜合徵(先天愚型,19例)、先天性心臟病(15例),重度病殘患兒占了八成。
  徐子健表示,除了棄嬰數量劇增外,棄嬰的年齡段也令人憂慮。“‘嬰兒安全島’是為1歲以下的這些脆弱的小生命能夠得到及時救治而建立的,但目前被送到‘嬰兒安全島’的1歲以上的幼兒30名,其中3歲以上的就達14名,這明顯屬於惡意遺棄殘疾兒童的行為。”
  “不僅濟南周邊地市,甚至不乏福建、黑龍江、廣西等外省的家長,千里迢迢趕來。”徐子健說。
  徐子健坦言,目前兒童福利院面臨的最大困難,主要是工作人員嚴重不足、床位緊張。院內現有護理人員平均每人看護15個孩子,夜間達到20個以上。接收的孩子中,1歲以上的精神發育遲滯和腦部發育不全的占22.5%,這些孩子必須要有專業的護理康復及後續的教育,驟然增加的棄嬰數量,給現有的人力物力等資源帶來了嚴峻考驗。
  早在3月17日召開的濟南市政府新聞發佈會上,濟南市民政局副局長潘傳利表示,考慮到“嬰兒安全島”建成後棄嬰增多的可能情況,將從人力、財力、物力方面積極應對。
  然而,僅運行11天,棄嬰增勢之迅猛,讓人始料未及。徐子健介紹,僅6月9日上午至6月10日上午,就接收了24名棄嬰,而廣州“嬰兒安全島”高峰時一天接收棄嬰數為18名,後者接收262名棄嬰後因不堪重負,暫時關閉,這不由讓人擔心山東首家“嬰兒安全島”的命運。
  “廣州有很多經驗可供我們借鑒,我和廣州的徐院長也進行過多次交流。我想,我們既然建了這個島,就要把它保護好,使這個島更能發揮它應有的作用。”徐子健說。
  而在李玉山看來,“即使將來關閉,也是正常的,畢竟是試點。萬一不成功,需要找出問題在哪裡”。
  “不是鼓勵棄嬰,更不是縱容違法行為”
  另一些不同的聲音,在“嬰兒安全島”外頻頻出現。
  “嬰兒安全島”運行伊始,濟南市民政局社會福利處每天都能收到“12345”市民熱線以及政務熱線轉來的市民質疑和批評聲。
  “建議給予關閉”,“這是在縱容遺棄犯罪行為”……類似聲音不絕於耳。
  “棄嬰現象是一社會歷史問題,並不是說把嬰兒丟在棄嬰島就是合法的,這是違法行為。從政府建立‘嬰兒安全島’的初衷和目的來講,是為了輓救孩子幼小的生命,畢竟孩子是無辜的。”李玉山表示。
  李玉山同時坦言,11天來,自己的心情很複雜,“如果‘嬰兒安全島’裡面沒有孩子,說明建立是失敗的,但如果孩子太多,這也是不正常的”。
  “這是個合理性與合法性的問題,譬如開車不能壓線,但前面如有兩車相撞,這時就允許你壓線繞道而行。同理,設立‘嬰兒安全島’是在棄嬰行為發生之後,通過採取彌補和救助措施,達到對棄嬰生命權益的保護,這和法律規定禁止棄嬰以及打擊棄嬰犯罪是完全一致的。”李玉山說。
  在李玉山看來,“這不是鼓勵棄嬰,更不是縱容違法行為,而是社會文明進步的表現。希望更多人對‘嬰兒安全島’的建立,給予寬容和理解”。
  對於“嬰兒安全島”從6月12日起實施夜間關閉的新規,儘管徐子健表示,“‘嬰兒安全島’夜間關閉期間,市民若發現路邊有棄嬰,請立即撥打110”,但仍有市民通過網絡得知該消息後,對本報記者表達如下質疑:“這樣的改變沒有一點意義,只是一種形式,無非是增加了白天棄嬰的數量。”
  從6月12日起實施的新規還包括,濟南市“嬰兒安全島”實行身份信息登記,原則上只接收本市戶籍嬰兒,不配合身份登記的,拒絕接收。
  “要瞭解是否為濟南市戶籍,需要看家長身份證,但這又同保護家長隱私相矛盾。對此,我們也有顧慮。至於這麼做對不對,還要看試點情況。”李玉山說。
  在濟南新亮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新亮看來,是否可考慮由公安機關對家長情況進行登記和有效排查,若發現有惡意棄嬰行為,則對其予以行政處罰,以此作為警示,可有效打擊和減少惡意棄嬰行為。
  “而最終杜絕棄嬰現象,可考慮從國家層面實施免費產檢措施,可直接導致棄嬰率的下降;同時對大病兒童和家庭建立並完善社會救助機制,在治療等方面給予減免優惠,同時呼籲更多社會公益組織的介入。”王新亮說。
  在這個小小的島嶼之外,並不總是上演悲劇。6歲女童被推出車外的同一個晚上,有一輛尾燈損壞的麵包車在“嬰兒安全島”前來回徘徊了六七趟。每每到門口時,總會放緩速度,“最後車開走了,這讓大家最終鬆了口氣,畢竟又多了一個孩子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小尹說。
  本報濟南6月11日電
(原標題:濟南兒童福利院設“嬰兒安全島”)
創作者介紹

永久紋身

zx99zxcjd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